被討厭的勇氣 (下篇)

接續著上半篇的心得,後半部的阿德勒開始討論自我定位的問題,當我們完全脫離別人的看法之後,我們自己該如何定位自己?更該如何跟別人相處,如何繼續地用自己的方式,在社會的洪流中生活下去。

被討厭的勇氣

作者:岸見一郎、古賀史健
譯者:葉小燕
出版社:究竟出版

被討厭的勇氣 1 (上篇)


個體心理學與整體論

無法再分割的最小單位。
精神與肉體無法分割、
理性與情感無法分割、
意識與無意識無法分割

這邊指的無法分割是指我們在表達情緒時,整體是不可分割的,當我們在發脾氣時、在爭論時,理性與情感是無法分割的,也就是無論我們多麽理性,我們仍然是透過整個整體在與人溝通,無論如何都是兼具了理性與感性。

人際關係的終極目標在於 “社會意識”

把別人當成夥伴,並感覺到有自己的歸屬,稱為社會意識。

共同體,共同體的目標也是整個社會。

把對自我的執著轉變成為對他人的關心。

你不是世界的中心

為什麼只關心我?
做不到 “課題分離”,被認同需求束搏的人,也是極度以自我為中心的。

阿德勒的觀點為:希望自己取得社會的認同,這個觀點也只是從自己出發而已。只在乎別人是如何看我的這種生活方式,就是所謂的自我中心,只關心”我”的生活型態。

別人並不是為了滿足你的期望而活,你只是共同體的一部份,不是中心。

重新去思考自己能帶來的價值,能為大家貢獻什麼,而不是單純的思考自己能從大家那邊得到什麼。而為大家帶來什麼貢獻,這點是出自於善意,並不是為了獲得大家的讚賞,而是實質的非強迫性幫助。

歸屬感避不是與生俱來的,而是要靠自己的雙手去獲得。

人際關係 –> 課題分離 –> 社會意識

社會意識的觀點在於共同體,不斷拉高自己的高度,透過巨觀的思維來看整件事情。不要把事情看得很單一,例如:誰誰誰不愛我了,我的人生…。要拉高看事情的維度與角度,瞭解到這些事情是本來就有可能發生的,並不是針對自己,遭遇變故後這整個世界也仍然在運轉,並沒有因此而停止。

在害怕關係崩壞的恐懼下過日子,其實只是為別人而活,是不自由的生活方式。

不責罵,也不稱讚

背後的目的都是操控。

如果透過單一手段的話,很容易二元化整個世界的事情,並開始追究是非對錯,達成事情只是為了避免責罵,或獲得獎賞,當我們抽掉賞罰時,會感覺到是事情是沒有意義。這個心態並不樂見。

阿德勒心理學否定縱向關係,支持一切的橫向關係。

縱向關係就是導致介入他人的課題的直接原因。因為覺得自己會處理得比對方更好。縱向關係會在自己的對外的各個感情中傳染,當你用縱向關係的心態去瞧不起某人時,另外一方面就投射出縱向關西的崇拜或是尊重另一個人,反之亦然。當我們用縱向關係在看但人際關係時,就會出現階級的情況,這會讓人際關係陷入利益的狀態,例如跟XXX約遲到一下沒關係,但是跟OOO約絕對不能遲到。而這種縱向關係最終會反映在重要的事情決策上,或是面對對方的態度。

只要你與任何一個人建立了縱向關係,不知不覺間
你所有的人際關係都會採用縱向的方式。

關於稱讚

稱讚是一種有能力者給無能力者的評價。

責備容易導致迴避的處事行為,不斷地稱讚會導致被稱讚的人缺乏信心,稱讚也常常讓人誤解是為了稱讚而稱讚的。這邊的情緒處理相當的複雜,真誠與誠實是相當難掌握的,說者無心聽者有意,純粹的鼓勵往往令人起疑。

人只有在自己有價值的時候,才會有勇氣。

感謝,或是橫向的稱讚,都屬於比較好的方式。讓人感覺到對整件事情有幫助,感覺到自己有價值。因此肯定他人的作為,是一個更扎實的稱讚方式。(在兼具情與理的表達方式一書中有類似的說法)。

當一個人覺得我對共同體來說是有益的時候,就能感受到自己的價值。

這邊就詮釋了自卑感議題,為了追隨別人的觀感,在自己的心中映射出理想的自己,現在的自己與理想中的自己有差距,進而產生了自卑感,這個自卑感也有可能用自傲、炫耀來包裝。自卑感有可能產生動力,也有可能找藉口來詮釋這個自卑感,這時就成了人生的謊言,用來迴避自己無法解決的課題。獲得感謝不是從別人那裡獲得好的評價,而是自己主觀的認識我對別人有貢獻,間接地解決了自卑感的問題,接著有可能可以逐漸解開人生的課題,這屬於一種橫向的幫助,比縱向的幫助、直接性的稱讚來的有效果。

只要存在,就有價值

我們不以行為的層級,而是已存在的層級來看待別人。

社會意識,必須以人開始去做。就算其他人不配合,也和你沒關係。
應該由你開始,完全不必考慮其他人是否提供協助。

這大概是整本書最接近我自己核心思想的一句話。但難免受傷、難免難受。有本書 “把這份愛傳下去”, 核心邏輯就是這個,總要有人開始,而不計代價。這樣就能像湖中的漣漪,傳遍整個水面。由自己開市就是最好的方式。

小結

交友的課題,不只單單是交朋友,包括與朋友相處上的關係,職場上的人際手腕等等,與整個社為的人相處的關係,這遠比想像中來得複雜,這包括了人與人之間的對等溝通,並且透過自己讓社會變得更好。幫助的不只是整個社會,同時也是在幫助自己,與社會地位比自己低的人建立橫向關係,同事就是在幫助自己與長輩建立橫向溝通的方式,也消除了自己的自卑感。


認真地活在當下

過多的自我意識,反而牽制自我

不是肯的自我,而是接納自我

  • 接納自我
  • 信任他人
  • 貢獻他人
接納自我

接納自我跟肯定自我是不同的,自我肯定是肯定成功,說服自己能辦到,接納自我是接受那個失敗的自己,當失敗時無力挽回。並在接納之後,繼續的盡最大的努力前進。

積極正面的斷念

這就是整個阿德勒心理學最重要的核心價值之一,積極正面,明確的了解自己該做什麼,並且壁面自己陷入過往的泥沼中。不過份的肯定自己,正面的為自己努力,同時嘗試去幫助他人,一切是為了讓自己更好,讓自己對攝位多少有點貢獻。

主啊
求你四我平靜的心,去接納無法改變的事情;
賜給我勇氣,去改變可以改變的東西;
並賜給我智慧,去分辨這兩者的差異。
— 尼布爾<寧靜的祈禱文>

我們並非能力不足,只是缺乏勇氣而已。

信用和信任有什麼不同

相信別人的時候不附加任何條件,再怎麼樣無條件信任他人,最後不過是遭受背叛而已。

重點並不是無條件的幫助別人,應該是在能力範圍內,而在幫助別人時,就只是幫助而已。不要在對方請求幫助時馬上產生懷疑,人跟人互相猜忌,會變得更複雜,觀念與 “把這份愛傳下去” 雷同,只要關心自己怎麼做就好,關心自己能不能幫助人,而不是反覆思考是否受到詐騙。

只要你害怕信任,終將無法與人建立深厚的關係。

這邊的論點在現實社會中比較難令人接受。這篇像大同世界的思考,屬於一種改變世界的手段,如果從現在起每個人都真誠以待,那這個世界就會變得更單純、更歡樂。

工作的本質在於對他人貢獻

所謂的貢獻他人並不是捨棄自我去為某人鞠躬盡瘁,而是為了實際感受自我的價值

在整體社會共同體中,社會意識是讓自己有安全感的來源。可以說是一種存在感、自我價值感。阿德勒心理中認為,改變自我需要呼費過去 50% 的歲數時間
也就是 20 歲的人需要花 10 年改變,同理,越年輕的人開始嘗試是理解,就能越早改變。

工作狂是人生的謊言

無論在哪種情況下,發動攻擊的那個人是有問題的,絕不是大家都錯了。

這邊同事要思考,自我價值、情緒是種工具以及社會意識。人與人之間相處的方式。

別把焦點放在無關緊要的小部分,甚至打算用狹隘的觀點來評論全世界。

這種事情的極端狀況就是憂鬱症、躁鬱症等行為。但也有可能是比較讓然感覺正面的事情:工作狂。

以工作為藉口迴避其他責任。

以工作為藉口迴避其他人生的課題。交友的課題、愛的課題。這種就屬於先前提到的:行為層級。以自身的行為定義自己,並不是真正的存在的層級,不夠透徹了解自身的價值。

由這一瞬間開始變得幸福

阿德勒認為:幸福來自己認定自身的價值。自己所做的貢獻,可能可見或是不可見。

所謂的幸福,就是貢獻感。

這就屬於社會意識的範疇,了解自己的存在、自己的貢獻後就不需要別人的人同來定義自己的供獻。不屬於追求別人的認同感時,就能放下那個來自人際關係的包袱
不必成為別人或是某個自己期待受到肯定的人,而是自己就是自己,自我認同,就不會以行為的層級,而是真正存在的層級參與社會的共同體。

想成為特別存在的人有兩條路

為了得到別人的關注,脫離普通的狀態,成為特別的存在

有可能特別好,也有可能特別壞。當我們透過不太正當的手段追求受到關注,例如小孩子的打鬧,或是其他蓄意引人注目的問題,屬於簡便的追求卓越,追求的是自己受到關注的感覺,某種層面上,這也屬於一種自私的行為,單純為了滿足自己而已。

甘於平凡的勇氣

我們沒有必要刻意誇耀自己的優越性

人生是一連串的剎那

活在當下。追求的是此刻的心態,回頭時候看到許多光彩,這邊的觀念偏向說,並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要完美個站照規劃達成,才能擁有好結果。如果你去爬山,計畫爬到山頂,可是爬了一半就下來,仍然是去爬山,並不是一切都要按照計畫的完美執行。而是當下最努力的我們,才適當我們在回憶時最甘甜的剎那。

過去發生什麼事情,和當下沒有關係,而未來會如何,也不是當下要考慮的問題。
不要用直線去衡量自己已經走到了哪裡,要看看每個剎那是如何度過的。

從更現實的角度來看,如果我現在即刻身亡,我會後悔什麼,我最在意的是什麼,這就是這個剎那。這相當的難實踐。

只要貢獻他人這顆引導之星還在,就不會徬徨,做什麼都可以。

將自己導向正確的路途上

必須有人開始去做。就算其他人不配合,也和你沒關係。這就是我的建議。
應該由你開始,完全不必考慮其他人是否提供協助

現在,就是現在,當我們想通的這一瞬間。

分享到